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原来生病也可以是一种幸福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3-23 我要投稿
【www.99wen.com - 散文】

从来不知道,生病也可以成为一种幸福。虽然我曾经是非常敬畏生病,惧怕一不留心生命会从我的身上溜去,以至拒绝谈到任何一个与病字有哪怕一丝勉强关联的词汇。

在经历了那次病痛折磨后十多年的日子里,我一直担忧我还有多少个可以健康行走的日子,因为,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完,比如赡养老人、抚育孩子,陪伴爱人,正在做的事业以及对自己或社会的承诺和责任,因此,当我坚强地走出病中的时候,我是那么热爱并珍惜每一分钟的健康,我一刻不停地做未竟的事,写未竟的文字,我能够清晰地听到脚步与时间赛跑的声音,我从不肯停下过忙碌的脚步,每天都在忘我的忙碌中充分享受着健康的快乐。而其实,于我,那时所谓的健康,实际上是对长期疼痛已经适应并麻木了的一种感觉,能够站着走路,能够坐着写字,能够将所有的注意力转移到投入的做事中去,便觉着我是一个健康的人了。而在内心里,我知道有一种病疼一旦恋上你便不轻言放弃,它的暂时离开只不过是在与我玩一场捉迷藏的游戏,终有有一天我还会被它找到的,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果然,在那个早上,当从一个纠缠不清的噩梦中醒来,我突然发现自己不能顺利地站起来的时候,我才又一次意识到健康是可以与我轻言作别的朋友,我终究没有留住它对我的关照,再一次与病痛郑重地握手。然而这次,我居然没有害怕,因为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的事情,害怕也没有什么用,反而会更增加了一层苦恼。我已经学会了坦然地接受。因此,当一种从未有过的清闲、安静一下子铺天盖地的袭来,我竟然有些招架不住了,我突然有一种荒诞的感觉,生病居然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当时,我很怀疑我的这个思想是不是有些悖谬,甚至病态,甚至我都质疑这个世界是不是生病了,竟然让我产生这样的想法,然而,我却真切地体味着这种感觉。

生病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说这话不是故作潇洒的。现在,我可以每天用半天的时间呆在医院里,不用再将自己搞得那么忙碌,我可以有充分的时间享受不被事务打扰的轻松,什么也不用考虑,如同刚出生的婴儿全身心地享受着每一个治疗环节的全部过程,机器拉动身体的摩擦声、电流穿过体内的震动声,医生亲切的呵护声,病友们侃侃的笑谈声,它们像音乐一样交替变换着各种高低快慢的节奏和抑扬顿挫的旋律,用一种极富温暖的方式细致入微地进入我的身心,我居然忘记了窗外在急剧加速的寒冷,甚至幸福地想着,这大概是上天偏爱我,不忍心看我太忙碌了,有意用这样一种方式强迫我停下来享受一下清静的滋味。怪不得先生在为我洗脚时说,生病是上天对我的恩赐,不然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老老实实地地呆在家里,如一只温驯的羊,服服帖帖地让他享受一种被我依赖的优越感。

先生说这话不是没有道理。我喜欢用先生称呼我的爱人,不是为了附庸风雅,而是爱人玉树临风的形象以及为人做事所体现出来的那种文雅诙谐的风度,让你自然而然地会想到先生这个儒雅的词汇。先生是一个典型的学者型人物,规规矩矩地做事,和和善善地做人,从他的身上你不可以找到一丝轻浮与躁动,他总是那么不急不躁、徐徐有致,从来不抱怨、也从来不苛求生活,一切在他的眼里都是那么平淡不惊。有人说,这是一种大智若愚的风度,他这种淡定宁静的生活态度,一直以来都被同事和我欣赏着,与他在一起,你会获得一种安全感,放松感,你绝对不会想起防范这个词语。的确,想想这两年来,为了一个名字叫责任的词语,我全身心地投入做事中去,很少给他做一次可口的饭菜,很少与他在一起品尝一顿美丽的晚餐,很少陪他一起坐在电视前看一场完整的电影,很少像初恋时一样陪他快乐地到外面散一次步,很少与他在一起享受一次温暖的拥抱,甚至每一次到距离他单位很近的地方下乡也顾不上去看望他一下,可是,他从来不抱怨过我,总是用一种默认的方式任我在他的视野内鸟一样地飞翔。而现在,我终于可以停下来了,终于可以安静地呆在家里了,虽然依然不能为他做些什么,但是我可以明显地感觉他的快乐,他说,能够守着便是一种幸福。从医院回来,躺在病床上,欣赏他温柔至极的体贴,洗脚,穿衣,烧饭、嗔怪……我居然发现先生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构成一个极具写意的镜头,每一句话语都可以弹成一个优美极富磁性的音符,在这样的环境中,我无论如何也要激动了,我从来没有想象到一个女人安静地被一个男人细心呵护的场景竟然是一幅美丽的绝版,那是任何一个健康的人所不能欣赏到的、一个无法用任何艺术手段创造出来的艺术世界,在这个世界面前,任何郑重伟大的承诺都是一种虚伪和渺小,任何崇高而冠冕的责任都是一种卑微和廉价。

虽然疼痛是一件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心里上却是如此的恬适。现在,我终于可以躺在病床上,陪儿子一起享受这个冬天完整的假期了,这个冬天,我想儿子一定会过得非常温馨,因为他可以天天呆在我的身边给我分享他大学里那些有趣的故事,他可以殷勤地为我按摩欣赏我舒服的微笑,他可以看着我有滋有味地品尝他做的菜肴,他可以爱怜地命令我好好不许动,然后为我温一壶水,泡一杯茶,看我一杯一杯地饮下,然后再冲,再泡,再饮,而更重要的是,他可以让我更准确地看到他已经真实地长大了,这个长大的标志,就是可以让我安安静静地享受一个儿子给予母亲的感恩。而其实,在我的心里,儿子早已经长大了,从十几年前第一次发病、儿子跪在床上用小小的拳头为我捶打脊背时起,我就看到儿子长大的轨迹了,只是这么多年来,缘于母亲的天性,一直想做儿子的保护伞,才一直不给儿子表现长大的机会罢了。现在,我躺在床上,终于可以清净地感受儿子长大的快乐了,我真应该感谢这一场病痛的来临,感谢它在给我肉体折磨的同时,更给了我一场别样的幸福。这种幸福是一部无法用忙碌完成的杰作,在这部杰作面前,任何事业上的成功都是一种失败,任何物质上的富有都是一种贫穷。

原来,生病竟然也可以成为一种幸福。我终于可以清清静静地想我喜欢的人或事,我可以放下所有的责任与使命,可以拒绝任何我不喜欢的邀约或指派,可以删掉我不喜欢看到的来电号码,可以关掉手机不用费尽心思地编造拒接的理由,可以有充分的时间重新思考关于忙碌的价值和生命的另一种意义,可以更清醒地审视与判断人性的真假、善恶与美丑。虽然生病是一件人人都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但是,我却没有陷入悲哀,只有此时,我才得以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看我久违的书籍,听我久违的音乐,甚至爬在床上在纸片上零零碎碎写我久违的文字,整理我那些蜗居在角落里憋屈了很久的上百万字的文集,我可以在每天半日的医院理疗之外,用另外半日的卧床休养做天马行空地想象,在那个没有边际的充满自由的静美世界里品味高远阔大的境界,那时,除了翻身时艰难的疼痛声,其他什么声音也没有,那种无与伦比的安静透彻得可以渗入骨髓和血液,可以让我放下所有的顾虑还原原始的自我,在独立的空间里彻底地享受疼痛着的自由和快乐。那是一个充满无限人性的世界,是一个无法用健康的方式获得的极大宽恕的世界,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任何恃强凌弱的权势都是一种怯懦,任何不可一世的狂妄都是一种猥琐。

原来,幸福也可以用病痛来阐释;原来,以前一直被我认为健康的标志——忙碌居然也是一种隐形的病痛,它虽然显现于表皮,却疼在骨髓。现在,我是如此喜欢并珍惜这种生病的感觉,反而觉得生病不仅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还可以激活那些麻木的神经,让你更清醒地审视这个生存的空间,让你懂得美与丑的区别,就如同奄奄一息的病人在临死前的回光返照,那一刻他看到的世界是那么美好而真的想抓住他,然而已经迟了,因为他那时很健康,他只顾忙碌着那些身外的事情,而没有发现生命中还有一些最本质最珍贵的东西存在着。

如此想来,健康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人,如果不生病倒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了。不生病体会不到生命的不可预约,不生病不知道亲情的贵重,不生病不懂得幸福的分量,不生病就不知道这个冬天竟然是自然孪生的尤物,不只有严寒还有温暖,不生病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貌似的健康其实也早已成了一种病。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774042168@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
数据加载中...